如不能訪問本站,發郵件[email protected]自動獲取最新地址

服務器正式更新免播放器資源,歡迎各站長使用免播放器資源

原數據已更新為免播放器資源,請重采壹次全站即可!

各CMS免播放器調用方法,請點此查找解抉方案

資源已更新,請自行查找調用解決方案!

您的位置:

首頁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一夜缠绵

一夜缠绵
來源:365efg.com   更新時間:2019-09-01   人氣:加載中





爸爸和丫头,相识于网络,相知于现实。两个人为情所动,不搀杂任何功利的想法。丫头并不要求爸爸什么,没有一丝一毫趋物逐利的念头,痴情于爸爸,至真至纯。在听到爸爸喃喃了一句「好想让你怀上我的孩子」,丫头竟然在和爸爸相处时毅然停止了避孕措施,真的怀了爸爸的孩子。

  但是,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和压力,爸爸在和丫头相处一年后,不明不白地和丫头分了手。既没有说明原因,也没有告别的话语,只是淡出了各自的生活,慢慢地不在联系。

  从此,丫头生活在被毁灭的世界中,她带着心灵的巨大创伤,带着自己和爸爸的孩子──一个可爱的女儿,痛苦地生活在自己的心灵深处,绝望的情感和痛苦的经历,不能向外人袒露一点。用丫头自己的话说,她被爸爸彻底给毁了。

  爸爸在和丫头分手后,在舒缓了一段紧张的心情后,也开始在心灵上日夜忍受着歉疚的折磨和思念的痛苦。他思念这个愿意为他怀孕的女人,他知道他抛弃的是怎样的纯真感情,他想找回他的女人,他的丫头。

  表面上,他们有着各自的工作和生活,环境比较优越,生活也还算平静。但两个咫尺天涯的人,却没有一刻不在思念着对方。因为,他们毕竟是为了爱才走到一起的。

  偶尔,爸爸会发个短信给丫头,丫头也会礼貌地回复爸爸。但他们都小心翼翼,都避免触碰心灵深处的伤痕。在爸爸一边,他歉疚着,怕不被原谅和不被重新接受;在丫头一边,她的哀怨无从平复,她也再也承受不起第二次被毁灭的打击。

  就这样,在分手的三年多时间里,他们一直都有联系。为了他,丫头一直坚持不换手机号码,她不想因为联系方式的改变而让他无法找到自己;她在坚守着她的情感,她的爱和她的恨。她允许他不来找自己,但不能允许他找不到自己。

  随着他们分手的时间渐长,他们思念的情愫愈强。

  无论在网络,还是通过短信,爸爸都越来越强烈地表达着找回丫头的意愿;而丫头,在心灵的深处挣扎,她很想重新接受爸爸,回到这个男人温暖的怀抱。

  但以往的伤害太大,丫头无法承受再次被抛弃、被毁灭。她在犹豫、在挣扎、在爱与恨的深渊中无法自拔。

  事情突然就有了重大进展。爸爸出差,在离开家的那段日子,他几乎天天给丫头打长途电话。有几夜,他们彻夜长谈,几乎整夜不眠。

  丫头压抑了多年的情感终于爆发,她说:「爸爸,你为什么不要我了?为什么?你为什么抛弃了我?」男人无法回答女人的问话,他只是在重复着:「丫头,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。我要你一直陪着爸爸。你能一直陪着爸爸吗?」女人听到这些,不禁泣不成声,只能一声声地呼唤:爸爸,爸爸,爸爸……长夜漫漫,距离遥遥,两个有情人在电话中拥抱彼此,终于重新燃起情爱的火焰……但是,丫头并没有答应爸爸要求出差回来后他们见面的建议,她还有太多的心绪需要整理,她觉得很难再次面对这个爱恨集于一身的男人……***    ***    ***    ***距离爸爸出差回到家已经过去二十天了,期间他和丫头只是通过网络有些联系,依然是礼貌而平淡的,彷佛之前几夜的电话彻夜缠绵并未存在,生活依旧是平静如常。但是,他们都在努力建设这个以他们孩子的名字命名的博客,他们在这里宣泄着对对方的思念、爱恋、渴望和期盼……这天,爸爸参加一个国际会议,到宾馆报到入住以后,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他和丫头相会的好机会。于是,他开始给丫头发信息、打电话,希望丫头能过来看他。

  从丫头的回话中,他体会到了丫头的犹豫,也感受到了丫头的温情……(二)「喂,你在哪里?我到了。」「啊!我在车上,快到宾馆了。你不是说你还要一段时间才到的吗?怎么这么快就到了?你别乱走,就在大厅等我啊!」「嗯,那我就在附近走走。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吧。」爸爸去另一个地方参加会,丫头先他一步到了他们约定见面的宾馆。当爸爸急匆匆赶回宾馆时,在大厅并没有看到丫头。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,爸爸环顾灯光闪烁的街道,看不到丫头在哪里。

  「喂,丫头,你在哪里呀?」爸爸给丫头打电话。

  「我在外面,好像是在……」「你身边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?」「嗯,有个学校,是……」「哦,那你回头,往回走,我在门口等你。」爸爸只等了片刻,便觉得时间好慢。他朝着丫头来的方向迎了过去。走了一会儿,只见远处一个身穿着他很熟悉的制服的女人,慢吞吞地向这边移动,脚步中充满了犹豫。她眼睛看着路边的广告牌,心中仍然在挣扎,不知怎么去面对这个即将出现的男人,一个抛弃了她整整三年半的男人。

  尽管,他们已经有了几夜电话中彻夜长谈,有了博客中尽情宣泄的思念和爱恋,但真正面对这个男人,丫头心里仍然是非常的矛盾。她艰难地挪动着脚步,还没想好怎么去面对这样一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。

  就在丫头还在沉思的时候,男人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她吃了一惊,捂着嘴失声叫了出来。

  爸爸快步走到她面前,一边说:「你还看什么呢?」一边顺手拿过了她背在肩上的小包,精彩盡在dedelao.com同时,另一只手很自然的握住了她的手,牵引着她,并肩朝宾馆走去。

  感受着身边这个女人的女性气息和柔弱,爸爸心里有点惬意的感觉。

  「你的手好凉,冷吗?」爸爸握着丫头的手,感受着女人的柔软。

  「不……」丫头的声音低得彷佛没有说话。她哀怨的神情中,隐藏着些许羞涩和不安,任凭男人牵着她走。

  「来的还顺利吗?」「嗯……」「坐什么车呀?」他听她说过,现在她那里交通不是很方便的。

  「别人的车。」「哦……你吃饭了吗?」爸爸问丫头。他们一起走到了宾馆,正好门口有个餐厅。

  「没有。」「那我们去吃点饭吧?」「你不是吃过了吗?」「你不是没吃吗?」「我不想吃,现在不想。」「那怎么行?」「真的,不吃。过一会儿再说,好吗?」「哦,好吧。」爸爸看着丫头,从丫头的眼睛中看出,她似乎并不想把刚见面的这段时间浪费在吃饭上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进入房间,男人和女人都有少许的慌乱和犹豫,但是,男人知道现在该干什么。他走到她面前,她拘谨地坐在圈椅里,看着电视机屏幕(说她看着电视机屏幕,是因为其实她并没有看进去到底电视里在演什么),握住她的双手,想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。

  丫头的身体有点僵,身体向后使劲,企图避免被爸爸拉起来。

  但这须臾的坚持立刻就被爸爸的坚决所粉碎,她被爸爸紧紧地拥在了怀中。

  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怀抱,让丫头整整等了三年半,也恨了三年半……爸爸拥抱着丫头,推着她一点点后退。她在挣扎中慢慢地向床的方向退去。

  终于,她的双腿碰到的床沿,男人再一使劲,两个人便一起倒在了床上。男人向前倒,女人向后倒,男人的身体压在女人的身上,嘴唇也吻住了女人。

  女人轻叹一声,张开嘴接纳了男人的侵入。两个人忘情地亲吻着,男人把自己的三年来的懊悔、思念、欲望和期待都化做激情的吻,在女人的唇间、脸颊、脖子、耳垂上不停地进攻,他想让女人陶醉在自己的温情中……男人开始抚摩女人的胸,但女人身上穿的制服有点硬,于是男人便开始解女人衣服的扣子。虽然女人这时并不很主动,但她也没有制止男人的举动。

  男人得到了默许和鼓励,便大张旗鼓地动作起来。他脱下女人的外衣,又去脱女人的裤子、内衣……女人终于阻止了他,轻轻说:「我自己脱。」女人起身,走到门口,那里有壁柜,里面有挂衣服的衣服架。丫头在那里犹豫着,慢慢脱去自己的制服,挂好,又脱下自己的裤子,依旧挂好。

  她脱得很慢,挂的也很慢,好像心里在挣扎:是否就这样,又跟这个男人上了床?

  但脱衣服、挂衣服总共也不会用多长时间,该面对的事情依然要去面对。如果不想和这个男人上床,也不会答应他到这个宾馆来见面了。丫头只好在男人的催促声中返回到床前,但她并没有脱完,她只是脱下了制服,依然穿着棉线长袖衫和长裤,里面还有内衣裤。

  男人却早以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,身上盖了被子在床上等着丫头。看到丫头来到床前,他拉住丫头的手,掀开被子,把丫头硬拉上床。丫头一边说:「你干嘛呀!」一边被男人裹进了被子里面。

  丫头问男人:「你今年本命年?」男人回答:「去年呀。」丫头说:「好难看呀。」原来,男人穿了一条平脚红色短裤,那还是去年根据传统的习俗专门买来安度自己本命年的。男人有点不好意思,想想也没有专门为这次见面换一条内裤。

  (既然你不喜欢,我就脱掉它好了。)男人心里想着,就在女人面前把内裤脱掉了,伸出手,扔到这个宾馆标准间的另一张床上。

  「你干嘛呀!」女人看着男人一丝不挂了,明知故问道。

  「你说干嘛?」男人反问,并把女人搂在怀里,一只手在女人的身体上下抚摩着。接着,男人开始除去妨碍他抚摩她身体的衣服,他脱她的衣裤、脱她的胸罩、脱她的小裤头。

  女人一边反抗着,一边配合着男人,让男人把她脱得寸缕不留。

  现在,男人和女人的肉体真正的紧密地贴在一起了……(三)女人的身体,仍然如三年前的纤弱,乳房有些松软,但并没有缩小,在男人的手中,仍然是大大的一握。

  纤细的腰枝,平坦的小腹,让男人爱不释手,情欲勃发。男人的手在女人的胸前、背后、小腹、阴阜和屁股上反复搓揉,为自己积蓄着激情的能量,也不断激发着女人的欲望。

  女人的手也不停地在男人身体游走,她用手用心在观察男人的身体,在体会相隔三年多后,男人的身体发生了哪些变化。她发现男人的身体一如三年前的坚强,她所熟悉和迷恋的体味仍然是那样让她陶醉。

  他们亲吻着,两个人的舌头相互纠缠在一起,一会儿缠绵在男人的嘴里,一会又相拥着回到女人的唇齿之间……男人起身、翻转、沉重的身体整个地压到女人的身上,他用腿分开女人的双腿,将下身对准女人,轻轻地说:「帮我放进去。」女人伸手握住男人的坚硬,引导着他进入自己。当这个火热勃大的肉体带着无尽的力量和爱恋闯入女人深处的时候,女人从心底发出一声呻吟,彷佛要将已经压抑多年的怨愤、悲情和怀念释放。

  男人在女人的身体深处感受着女人的湿润、温暖和紧紧地包裹,他一边喃喃地呼唤着:「丫头、丫头,你不许再离开我……」一边拼尽全力纵动身体,猛烈地撞击着女人。

  女人紧紧抱着自己身体上疯狂的男人,承受着男人有些粗鲁的力量,用疯狂和温情回应着男人……男人的疯狂撞击迅速把女人带上了高潮的顶峰,女人尖叫着,身体痉挛,双手在男人光裸的背上拍打着,她使劲亲吻男人,咬男人的舌头、嘴唇和脸颊;她那充满激情的湿润温暖的阴道,紧紧握住男人,鼓励着男人的疯狂。而男人好像不知疲倦,一直在女人身上动作着,只是他在疯狂地抽插一阵后,会停下来,在调整自己激动的情绪、抑制自己射精的欲望。

  女人似乎感觉到了男人的犹豫,她说:「爸爸,你射出来,你射出来……爸爸,我要你的全部。爸爸,一会儿我去买药。你射出来吧。」「不,你别吃药,不好。」男人说着,从女人身体上下来,阴茎上粘满女人的液体,有些疲倦地躺在女人身旁。

  男人轻喘着说:「丫头,你想把爸爸累死呀?」女人侧身拥住男人,轻轻抹去男人额头上的汗水,心疼地说:「我不想让你这么累。」男人不说话,只是吻着女人,拉着女人的手,放到自己的阴茎上。

  女人叹了口气,轻轻抚摩着男人。

  男人枕着女人的臂膀,脸贴在女人的胸前,吸吮着女人的乳头,一边用手在女人的双乳上搓揉。

  「啊,轻点啊,你以为你是在揉面团?」女人说。

  男人「呵呵」笑着,不说话,依旧用力吸吮女人、搓揉女人。他突然发现,在女人双乳中间靠上的皮肤上,有一块深色的褶皱,有一圆钱硬币那么大。

  「你这是怎么搞的呀?是带什么项链坠磨的吗?」男人抚摩着女人这块变色的皮肤,关切中稍有些玩笑地问道。

  「什么呀……」女人的神情有些灰暗,继续说道:「你知道在你抛弃我这几年,我是怎么过来的吗?我被你毁了,包括我的心理和身体。这块皮肤,是我得了神经性皮炎后留下来的。医生说,我就是太过焦虑、太过压抑呀……」男人沉默了。他没想到,他的不辞而别竟然给女人带来了这么巨大的伤害,他对自己这几年的无情,应该有怎样的忏悔呀。可是,这些能弥补女人已经经受过的伤害吗?

  女人啊,你怎么就这样痴情?你难道就不恨这个男人吗?你被他伤害得这么深,为什么还要重新回到这个陷阱中啊?

  女人啊女人,你怎么就像扑火的飞蛾,不顾一切地冲向那伤人的激情中?

  男人呢?你不需要检讨吗?你怎么对待这个女人呢?你怎么舍得丢弃这样的感情呢?为什么貌似强大的男人在真情面前多是这样畏首畏尾呢?古今中外,有多少真情被辜负的痴情女子,又有多少薄情寡意的负心郎?

  做为一个女人,丫头是优秀的。俊美的相貌、婀娜的身姿、硕士学历和令人羡慕的职业,这样的女人应该是男人一旦拥有、别无所求的。但是,女人却为了自己的感情,承受了这么多年的煎熬。难道真的是「红颜女子命多舛」,还是男人有眼无珠?

  面对女人憔悴的心理和倍受煎熬的身体,男人在心理上感受到极大的鞭挞,他该怎样来弥补这个女人对他的一片真情呀?

  「爸爸,你不是好马,你吃了回头草!」女人对男人说。

  是啊,男人心里在想,他的确不是好马,但是,如果能重新得到这个女人,做不做好马又有什么要紧的呢?

  男人不由得又紧紧拥抱住女人,他们又温柔地亲吻在一起。男人的手又去探询女人湿润的世界,那里又是一片欲望的海洋。

  「爸爸,我们起来吧,我想出去走走。」女人说。

  「好的。」男人答应着,看了看时间,已经晚上十点多了。他们从七点多进了房间,已经激情亲热了三个小时了。

  男人和女人一起起床,开始穿衣服。

  (四)两人一起走出宾馆,顺着大道向西边漫步走去。

  夜空下,空气显得很是清新,近处和远处有些霓虹灯在闪烁,晚秋时节,夜风已凉,却仍旧温柔。夜风拂面,清凉清爽,并不凛冽。已经是将近晚上十一点钟了,人行道上几乎没有了行人,快车道上,也只是有亮着顶灯的出租车不时驶过。

  安详静谧的气氛围绕着这两个刚刚经历了激情的男女,他们携手享受着这种很少有的、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城市的街道。

  后来,丫头在她的日记里写道:

  「我一直想在某个夜晚和他散步在城市的街道边、路灯下。今天是天赐良机,我挎着他的胳膊慢慢地走在霓虹闪烁的夜里,有风凉凉地吹在脸上,虽说有些冷,但在那一刻心里快乐极了。

  走着走着,我们就看到一处娱乐中心,我俩都记得我们在这个中心附近见过面,虽说是两个人经历的同一件事情,但是感觉却天壤地别。

  他似乎感觉出我的瞬间的不快,他没有多说,我也没有多提。我们继续慢慢地前行,期间依旧没有太多的话语。

  在一处门面不大、干净卫生的小酒店前,我告诉他:我饿了。于是我们有了认识以来第一次的共同宵夜。在黑管演奏的《回家》的乐曲声中,我看着他喝下了一大盆的菜粥,我感觉很好笑。因为他电话里告诉我他现在是没有食欲也没有性欲,呵呵……在他吃完了晚餐后还能再喝下这么一大盆粥叫没有食欲?在他疯狂地在我身上倾诉完离别的思念后,我似乎连站的力量都没有了,叫我怎么相信他没有性欲?

  这时我感觉到他还是他,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和我认识他的时候一样。我心中不禁涌上一丝酸楚,今后的路一定又是崎岖坎坷的……」连续两个多小时的做爱,男人已经很疲惫了,又在外面走过了两条街,男人真的感觉很累。当女人还要继续转到另外一条街道,继续享受在夜间挽着自己的爱人散步的惬意的时候,男人吓唬她说:「别往那里面走了,那边很僻静,不安全的。万一碰到歹徒怎么办?」「可是我还不想回去,在外面走走多好呀……对了,你说,如果碰到歹徒,你怎么办呀?」女人说。

  男人现在就想回去躺到床上,于是说:「这个问题很难办,我看最好还是别碰到这个问题,我们还是回去吧。」女人只好跟着男人回去了。

  (五)回到宾馆房间,两个人先后去洗了澡,然后,他们相拥着躺在一张床上。

  男人的手又开始在女人身体上抚摩,嘴唇也一直亲吻着她。女人挣脱开男人的纠缠,说:「等等,爸爸,让我先看看说明书。」原来,在他们刚才出去散步的时候,女人看到一个「夫妻用品」仍然在营业,就要去看看有没有「毓婷」,一种事后避孕药。

  男人不让她去看,说,「别吃药,吃药对身体不好。」但女人坚持着,说:「我去看看就回来,你别跟着我过去,你等我吧。」说完,女人就去了那个小商店。

  「怎么样?」看着女人回来,男人迎着她问道。

  「没有,没卖那种药的。」「呵呵,我说不让你去吧。没有好,走吧。」……「你不是说没有卖的吗?」男人问。

  「有呀……」女人一边看着药品说明书一边回答着男人,有点得意,声音中透着对男人的戏谑。

  「不吃这个药好吗?对身体不好的。我可以不射。」男人说。

  女人认真地看着男人,说:「爸爸,你还是射出来吧。你不射出来会不舒服的。再说,这个药我吃的还少吗?你又不喜欢戴套,以前每次跟你做后,我不都要吃药吗?怎么现在就不能吃了呢?要说不好,也早都不好了,不在乎多吃这一两次的。」说着,她又自言自语道:「好几年不吃这个药了,都不知道该怎么吃了。」听着女人充满柔情的话语,看着女人充满诱惑的肉体,男人有点激动。他将正坐着看说明书的女人拉倒在自己怀里,亲吻她的乳房,脖子和嘴唇,双手也在女人身上不停地抚摩着,下身的坚硬在女人的大腿上摩擦,「来吧,丫头,别看了,我不射。如果射,我也射在外面。」女人放下那一页药品使用说明书,回吻着男人,说:「把灯关了吧?」「不关,我要看着你跟你做爱。」男人说着,一边又一次进入了女人。

  「哦……爸爸……」女人呻吟着,再次紧紧抱住压在她身上的男人,任凭男人在她的身上驰骋。

  被子被掀到了一边,两个人都赤身裸体暴露在柔和的灯光下,男人的身子一起一伏,肉体相撞发出「劈啪」的声音,床铺也在男人激烈的动作中晃动作响。

  女人的耻骨联合处被男人撞得很疼,但她仍然用呻吟声鼓励着男人,让男人在她身上发泄着情欲和力量,和男人一起享受着性和爱。

  「爸爸……爸爸……爸爸……」女人一边亲吻着男人,一边呼唤着他──这个她深爱着的男人。

  ……终于,男人大汗淋漓地从女人身上滚落下来,「丫头,我累死了,我累死了……」「爸爸,爸爸,我不想让你这么累呀……」女人又一次心疼了,「可是,爸爸,你怎么不射呢?」「不,我不想,我不想让你吃药。」「真的没关系的,你看,我都把药买来了。」「不……」男人把女人搂在怀里,「不射了,我们休息吧,我好累。」「好的。爸爸,你喝水吗?我给你倒点水喝吧?」「好的。」女人裸身下地,去放着开水壶和杯子的台子那里倒了一杯热水,回来喂着男人喝了。男人转过身,说了声「睡吧」,就闭上了眼睛。

  女人坐在男人身旁,把床头灯关掉,静悄悄地躺到男人身旁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她听着身边男人的均匀的呼吸声,透过卫生间透过来的一点光亮,看着男人头埋在宾馆巨大的白色枕头里,睡得很安详的样子,心中不禁泛起一波母性的涟漪。她觉得这个男人像极了孩子,在激烈的做爱后,竟然可以睡得这样的安详和天真。

  忽然,男人咳嗽起来。女人赶紧起身,正好男人也被自己的咳嗽惊醒,他回头看到女人正坐在他身边看着他,就嘟囔了一句:「你怎么不睡?」「我听你咳嗽呢,你要喝点水吗?」「嗯,要喝。」女人从床头柜上端起已经准备好的水,又喂男人喝了一些。

  男人说:「丫头,你也睡吧。」「好的,你快睡吧。」女人给男人拽了拽被子,重新关上灯。这一次,她怕她躺下的动作影响到男人,就转头躺在了男人脚那头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大概是清晨六点左右,男人醒了。他是个习惯早睡早起的人,生物钟就定在了早上六点,一般情况下,他总是六点左右醒来,即使是熬夜也不例外。

  他转身,手摸到了女人的腿。

  「你怎么睡那头了?怎么还穿着内衣?」他摸着丫头的身体问道。

  「爸爸,你醒了?」丫头起身,坐在他身边,「我怕吵着你,就睡那头了。

  我穿着衣服是因为我想着要给你倒水喝;再说,我也不习惯裸体睡觉的,从来没有过。」男人把女人拉到自己身边,放倒,然后脱去她的内衣,又一次进入女人的身体……(六)一夜缠绵后的第三天,中午,爸爸在宾馆给丫头打电话:「丫头,你在干嘛呢?」「去腐败的路上。」「什么?」「吃饭去呀。」「哦,下午有时间吗?能到我这里来吗?」「不知道呀,你不是在开会吗?我不去了吧?」「下午会就结束了,没什么事了。你来吧,我想你了。」「我现在也说不好去不去,你先忙吧,我要去了就给你打电话。」***    ***    ***    ***两点多吧,丫头打来电话:「爸爸,我到了。」「那你自己上来好吗?坐电梯,好吗?」由于男人洗完澡只穿着内衣裤,他不想再穿,因为反正一会儿还得脱,所以他就不想下楼去接丫头了。

  「好吧,我自己上来。」丫头挂了电话。

  只一会儿,门铃就响起来,丫头到了。

  男人关上门,就抱住了丫头。他推着她朝床的方向走,一边脱她的衣服。

  「又脱我衣服。」丫头说着,但还是配合着男人。

  「把窗帘拉上吧,大白天的,我真不习惯。」丫头说。

  深秋时节的午后,天高云淡。房间的窗户朝西,正好全部接收午后的阳光。

  温暖明媚的太阳把光亮洒进房间的每一个角落,整个房间都沐浴在宜人的秋日阳光中,令人感觉十分舒服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男人情欲勃发,唯一的想法就是把这个小女人抱上床。他过去拉上一面窗帘,照在床上的光线被挡住了。

  在阴影中,男人把女人脱光,塞进被子,然后又脱光自己,钻进被子和女人裸身拥在一起。

  他们开始亲吻、抚摩。

  「爸爸,为什么我们见面就要这样呢?不做爱不行吗?」丫头吻着男人,抚摩着男人,一边问道。

  「不行!」男人吸吮着丫头的乳头,手指插进女人的阴道,说道:「你看,你这么湿,不做爱怎么行?」说着,男人的手流连往返地抚摩着女人的阴毛、阴蒂、阴唇和肛门。

  「对了,丫头,我现在身体有味吗?上次你说到我的体味,我想知道,那是什么味?好闻吗?会不会让你觉得讨厌?」男人抱着女人问道。

  「你现在没什么味。我那次说的是我第一次被你抱着的时候,你体味好大。

  等我回家,脱衣服的时候,衣服上都是你的味……」「哦,什么味呀?」「你的味。很男人,很性感,很好闻,让人心旌摇动。」女人的话让男人本已勃发的性欲更加膨胀,他一翻身跨上女人的身体,一番探索便利索地进入了女人的身体深处,开始猛烈的抽动。

  女人依旧紧紧抱着男人,大腿分开,两脚踩在男人的腿肚子上,任凭男人在她身上折腾。她呻吟着,亲吻着男人,鼓励着他向自己的深处猛攻。

  男人就像一台无法停止的打桩机,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从上向下,连续不停顿地插着女人,砸着女人……十分钟,二十分钟,三十分钟……,男人仍然不知疲倦地工作着。用女人的话说,男人每次做爱都是那么认真、努力和执着。

  ……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女人的身体已经被他顶得有些疼了,男人终于到了。他低沉地呻吟着,用力将阴茎顶在女人的深处,一股股精液射进女人的身体里。

  「呼……累死我了……」男人说着,从女人身体上下来,从床头柜上拿了几张纸巾递给女人,让她擦拭阴部。他问她:「我忍不住射进去了,怎么办呀?」「没关系,一会儿我去买点药。」女人说着,一边起身,「我去洗洗。」「嗯,去洗吧,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。」男人说着,也起身穿衣服。

  ……收拾停当,大概下午五点,两个人退了房,一起离开宾馆。

  「你去哪里?」走在向北的街道上,男人问女人。

  「我去单位。」「明天不是周末吗?怎么不回家?」「不回,明天单位要体测呢,我今晚回单位,明天体测完了再回家。」「你回去吧,我自己走就可以了,你别送我了。」女人拉着男人站住。

  「走吧,我们先去吃点饭,然后送你上车。」两个人并肩走在人行道上,女人一边走,一边找药店。

  「呵呵,前面有个药店,我去看看。你别去,你进去会让你有点难堪的。我去了。」女人说着,走进药店。

  男人又朝前走了几步,避开药店的门口,等着女人。

  一会儿,女人拿着刚买的药出了药店,又在旁边的小商店买了一瓶矿泉水。

  接着,她打开药盒,拿出说明书,看着上面的使用方法:

  「房事后服用一片,十二小时后再服用一片;或者房事后一次服用两片。」她说:「那我现在先吃一片吧。」男人看了看表,说道:「别呀,你现在吃一片,到明天早上五点都就要吃第二片,那样你就要很早起来。不如等七、八点钟再吃,这样到明天上午七、八点吃第二片。」「不,就现在吃!」女人说着,就把药吃了。

  这时,他们已经走到了车站,女人说:「你回去吧,我在这里等车,该回去了。」男人看着对面的肯德基店对女人说:「我们吃点饭你再走吧,我请你吃肯德基。」女人推脱了一下,便跟着男人朝肯德基店走。其实,女人是很希望能和男人再多待一会儿的,只不过她怕占用男人太多时间。她很高兴地挽着男人的臂膀,边走边说:「要知道来吃肯德基,我就把优惠券带来了,我有好多优惠券呢!」……终于,到了该分手的时候。夜幕中,男人默默注视着他心爱的女人上了车,挥挥手,两个人都知道,他们又要相互盼望,盼望下一个遥遥无期的相聚。

  他们都知道,这就是婚外情人的宿命……


友情鏈接【本站將不定期清理黑鏈、無效以及垃圾鏈接.恕不另行通知!】
-->
Top